阅读新闻

李娜的故事:亚洲首个网球大满贯得主被老公宠上天十分幸福?

[日期:2021-11-15]

  这一天,李娜在法网女单决赛中2-0击败卫冕冠军斯齐亚沃尼,成为首位亚洲网球大满贯得主,书写了中国网球的历史性时刻

  在李娜15年的职业生涯中,有无数的亮点,包括9次WTA(国际女子网球协会)和19次ITF(国际网球联合会)单打冠军,其中包括两次大满贯冠军。

  李娜有太多耀眼的光环,她最钦佩的是在困难和压力面前勇往直前、赢得胜利的精神。

  正如她在自传《独自上场》中写道:网球是一项孤独的运动。当你一个人玩的时候,你一个人开始打架。你需要独自面对所有的问题,解决所有的困难。

  当提到李娜这个名字时,它意味着成功、固执、努力和勇气。这个女人带给人的是满满的正能量。光是想到场上汗流浃背的身影似乎就充满了力量。

  李娜1982年出生在武汉, 湖北。她的祖父曾经是一名中学体育老师,她的父亲李盛鹏曾经是湖北羽毛球队的一名运动员。后来,她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团队,成为了长江金属制品厂的销售员。

  在李娜4岁之前,她由祖父母照顾。回到父母身边后,李盛鹏看着女儿胖乎乎的身体和圆圆的脸蛋,叹了口气:“姑娘,胖乎乎的不好看。”

  从那以后,李盛鹏每天早上都带着胖乎乎的女儿晨跑,而武汉夏天热得像蒸笼,冬天又湿又冷,没能阻止她的父女晨跑

  当时,李娜爷爷还是学校的体育老师,正赶上业余体校的招生。爷爷觉得孙女体格健壮,个子高,就请李娜参加业余体校的羽毛球考试。

  只是李娜羽毛球打得还不错,这让教练更担心了。李娜打球时总是挥臂,这不适合羽毛球,而适合网球。

  今年,业余体校网球教练夏溪瑶,路过羽毛球场。她当时在李娜跟羽毛球教练打招呼,问:“有没有好的年轻人推荐给我?”

  教练一听,把李娜叫到身边,让她在夏溪瑶夏溪瑶面前做一些基本动作,发现李娜的腿很强壮,他的步法移动很快,很快就回来了。

  李娜的表现让夏溪瑶眼前一亮。她拍拍李娜的肩膀,问了几个问题。然后她带李娜去了业余体校的网球队。

  那时,夏溪瑶绝不会想到,她看似漫不经心的话语和决定,不仅改变了李娜,的命运,也改变了中国网球的命运

  8岁的李娜成为业余体校网球队最年轻的队员,从这一刻起,她离开父母开始了集体生活,这让一个8岁的小女孩开始觉得想家,而不是新鲜。

  那时,对李娜来说最开心的事就是她妈妈下班后来业余体校陪她。然而,她的母亲必须在晚上10点钟赶上回家的公共汽车,李娜将在10点钟之前入睡,这样她才能安心离开。

  ”有一次,母亲假装离开,然后又悄悄返回宿舍,偷偷往里看,她发现女儿靠着墙的小肩膀不停地抖动,还伴随着压抑的哭泣声。

  看到这样的情景,母亲心疼不已,可也无可奈何。母女两个人,一个在屋里哭,一个在屋外哭。

  人生就像歌曲里唱的那样“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”,在成功的道路上,李娜必须经历这样的“分别”。

  李娜11岁的时候,李盛鹏被诊断出先天性血管狭窄,住院的他怕女儿担心,也怕耽误她训练,于是要求家里所有人都不能将他生病的消息告诉李娜。

  后来,在他生命最后的那段日子里,他给夏溪瑶教练写了一封简短的信:“夏指导,由于我身体不好,已住院2个月,李娜只当是您的大姑娘一样,不对的地方狠狠地教育,我只希望在她的身上实现我没有实现的愿望,孩子就拜托您了。”

  彼时,李娜依旧照常训练,照常生活,照常和父亲打电话,说说近况,聊聊训练上的事,而每次李盛鹏都要叮嘱李娜:“要自觉,好好打,给爸爸拿全国冠军。”

  她拼命地练习,并于1997年进入湖北省网球队。在这前一年,她的父亲去世了。

  终于,在1997年的青岛全国网球联赛中,李娜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全国冠军,也成为年龄最小的成人组全国单打冠军。

  李娜完成了父亲的梦想,可却再也无法父女一起来享受这巨大的喜悦,这是李娜心中永远都无法言说的痛。

  除了拿下人生中的第一个全国冠军,进入省队不久,李娜被耐克公司选中到美国参加集训,15岁的李娜独自踏上旅途。

  在路程中因为语言不通,手续不全李娜被关进了“小黑屋”。虽然她很小就独立生活,可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李娜被吓得不知所措,黑暗中一个人抹眼泪。大概20分钟后,海关的人联系到了学校,李娜才被放了出去。

  这样的经历不断提醒李娜,她必须学会一个人面对所有困难,不能害怕,不能退缩。

  在美国待了十个月,进步的不止是她的球技,还有她的英语水平,当初来美国时一句英文不会讲的小丫头,十个月后已经可以用英文与当地人很流畅的沟通。

  从美国回来后李娜开始了四处征战的日子,她像一个浑身充满力量的女斗士。这也使她在1999年成为职业运动员,并在深圳举行的ITF挑战赛上拿到了她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单打冠军。

  2000年,李娜与李婷搭档夺得WTA巡回赛女双冠军,2001年在世界大会上她又一举拿下女单、女双以及混双三项冠军。同年广东全运会,李娜同时拿下了女子单打和双打的金牌。

  到了2002年,李娜的世界排名已经升至第296位。对于这个名次,李娜并不满意,她要向更高的名次冲击。

  长久以来的高强度训练和巨大的心理压力,使李娜的内分泌系统紊乱,而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服用带有激素的药,但李娜对这种药物过敏,队医面对这样的状况束手无策。

  有一天,网球管理中心的人推荐了一名医生来给李娜诊治,医生检查完说:“她的身体状况真的不理想。”

  让李娜震惊的是网球管理中心的人说的一句话,他对医生说:“你只管给她打针就行了。”

  听完这句话,李娜的心情降到冰点,她再次陷入不知所措的境地,她立即给母亲打电话,当得知这个情况后,母亲非常坚定的说:“我们不打了,身体是一辈子的。”

  母亲没有任何犹豫的话让李娜瞬间就踏实了下来,在那一刻她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:有些人只会关心你飞得高不高,而只有爱你的人才会关心你飞得累不累。

  退役后的生活没有让李娜感到任何的不习惯,甚至她多年来从未有过如此放松和自在的日子,尤其是男朋友姜山也早在半年前已经退役,两个人也算是“双双把家还”了。

  2002年9月,李娜和姜山一同迈进了华中科技大学的校门,两个人都选择了新闻专业,希望将来可以做一名体育记者,多报导一些运动员背后的故事。

  大学里的一切对于李娜来说都是那么的新鲜和有趣,她就像是一块干涸的土地,久旱逢甘霖,在知识的海洋里畅游。

  她在学校里虽不算活跃分子,可也经常和同学一起参加各种各样的校园活动,跳舞、打羽毛球、练跆拳道,她一个没落下,当然最开心的还是和姜山漫步在校园里,花前月下。

  可这样美好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,大一的时候,李娜代表华中科技大学去青岛参加全国大学生比赛。比赛结束不久,曾经的队友找到李娜,对她说:“队里想要你回去。”

  可那时的李娜沉浸在自由自在的校园生活中,根本不理会这些,对这些话只当耳旁风,左耳进右耳出。

  直到新任网球管理中心主任孙晋芳亲自和李娜谈了一次话后,她才静下心认真思考“重新复出”的事。

  那时,孙晋芳问李娜:“打球是你实现自己的手段,你为什么不为自己打呢?如果你要回来,我可以给你机会”

  这次谈话对李娜的内心产生了从未有过的触动,但重新“复出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李娜有顾虑,她去找姜山商量,得到的答复是:“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,我都全力支持你。”

  李娜复出后的首场赛事打得并不容易,听说对手很厉害,她很有压力。这压力直接导致她身体再次出现问题,曾经的内分泌失调再次来袭。并且因为高强度训练,她背部的旧伤也复发了。

  当比赛开始时,李娜的状态让裁判都以为她要弃权退出,甚至他把弃权单都填好了,只等李娜喊停。

  但李娜没有喊停,她坚持了下来,并且越往后她打得越好,最终她赢得了这场比赛,卸下了思想包袱。

 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娜风风火火地赶了四场比赛,均是冠军,当时的媒体新闻标题是:李娜强势复出。

  2004年9月,李娜在广州举办的国际女子公开赛(WTA)中与曾是世界冠军的斯洛伐克选手苏查对战,李娜取得胜利,她也成为中国第一个WTA级别比赛的单打冠军。

  2008年北京奥运会李娜获得第四名,虽与奖牌擦肩而过,却也创造了中国女子网球奥运会上的最好成绩。

  2009年1月,李娜经网球管理中心批准后开始“单飞”,走上一条中国运动员从未踏足过的道路,是尝试也是冒险,但让人惊喜的是单飞后的李娜状态非常不错,世界排名和成绩持续上升。

  2011年6月4日是个好日子,中国网球迎来历史性的一天,李娜也走上了人生最辉煌的时刻。

  在法国网球公开赛上,李娜战胜卫冕冠军斯齐亚沃尼,获得了中国乃至亚洲的第一座大满贯单打冠军奖杯。

  在那个夏天,央视体育频道连续两天改变了转播计划,更改了原有的节目安排,而将镜头对准了李娜的比赛,那场比赛中国有超过1亿人观看,就连《新闻联播》都罕见地报导了李娜夺冠的壮举。

  经此一役,李娜的世界排名从第七跃居第四,平了日本名将伊达公子创造的亚洲最高纪录。

  两人最初相识于湖北省队,那时李娜刚进入省队,她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,而姜山却名声在外。

  当初,李娜算是姜山的小迷妹,后来两人配合打起了混双,接触越来越多,尤其是在李娜父亲刚刚离开的那段日子里,姜山对小师妹照顾有加。

  说起来,李娜有一个非常奇葩的习惯,每当在赛场上觉得状态不好,或者发挥不正常时,她就无缘无故地冲姜山大发脾气,甚至是“恶语相向”。更奇怪的是每次李娜“骂”完姜山在赛场上就都会越打越好。

  有趣的是姜山还因此获过一项“世界第一”,2012年的澳网结束后,在澳网官方网站组织的网坛“十大丈夫/男朋友”的评选活动中,姜山战胜了高尔夫巨星麦克罗伊和NBA球星武贾西奇等人,荣获“第一老公”称号。

  而姜山获奖的理由是:“姜山不仅是李娜的开心丈夫,也是她场边的教练,他经常受到大满贯妻子的怒视并成为其发泄对象。”

  2014年,在墨尔本,李娜打入澳网决赛并成功夺冠,她成为百年澳网第一个夺冠的亚洲人。

  再次走上运动生涯的巅峰时刻,李娜对网球的感悟越来越深刻,她说:“网球几乎每个星期都有比赛,我觉得我赚得最多的东西不是奖杯,而是输输赢赢之间的经历。”

  如今的她偶尔和姜山出席活动,为中国网球做一些宣传工作,她也不怎么更新社交账号,上一条动态还停留在2020年7月31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