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新闻

破产重组后千亿中国猪肉帝国究竟能否迎来重生?

[日期:2021-09-06]

  位于雨润大街10号的雨润集团总部,曾经是很多打工一族的神往之所,在鼎盛时期,这里是中国食品加工行业两大巨头企业之一的决策中心。不过现在,这个地方应该已经是很多投资者的伤心之地。

  来自港交所的财报数据充分呈现了投资者的这种失落。截至2020年6月,曾经一度有“南雨润、北双汇”之称,并与双汇集团并列食品行业巨头的雨润集团,旗下的港交所上市公司“雨润食品”(HK1068)总资产为92.71亿港元,总负债111.32亿港元,净资产-18.61亿港币,资产负债率为120.7%,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状态。在相当长时间内,已经成为港交所众多仙股公司的一员。

  而实际上,从2019年起雨润集团已经一直处于“卖楼还债”的状态之中。稍早前,雨润集团跃入公众视野的消息,是整个公司的破产重组案。在雨润系7家重整企业申报的债权中,仅江苏雨润肉类产业集团一家就高达713亿,确认债权为294亿。

  不过,在2021年春节前后,雨润食品似乎呈现出一线日“雨润食品”还以每股0.74港元收盘,但在春节假期之后在2月22日就已涨至每股1.33港元,并此后2月半个月之内就上涨了106%,创下了近两年的新高。

  在3月份发布的雨润食品年报,似乎在有意无意中印证投资者的看法。3月16日,雨润食品(在香港交易所发布了盈利预告,预期2020年度亏损将不超过21亿港元。与2019年的约39亿港元相较,亏损有所收窄。

  在初步形成公司创业团队后,祝义财有一次带领团队国外考察,发现肉类冷温产品在发达国家是一项普及消费产品。因此他把创业目标瞄准了这个没有竞争的蓝海市场。

  从此以后,在中国市场,“低温肉制品”、“冷鲜肉”在消费者心中已然和“雨润”画上了等号。

  雨润的很多高管对那段辉煌历史有着清晰记忆。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雨润的副总赵宁回顾说:“不夸张的说,一部雨润成长史,就是中国低温肉制品和冷鲜肉品牌从无到有、从强到弱的发展史。”

  在拓展市场,使得消费需求骤升之后,迁入南京的雨润饱受产能不足的困扰。而此时,正逢国企改革的第一个攻坚期,大批中小国企陷入困境,在南京地方政府的支持下,祝义财领导下的雨润完成了对南京罐头厂的兼并。这家在国企改革浪潮中连年亏损的国企,其名下拥有规模不小的土地、厂房、技术、人工资源,成就了雨润发展历程的关键一步。

  在1997年,雨润先后兼并亏损国有企业达50多家。到了2001年,雨润食品实现34亿元总营收,祝义财也由此成为了当年江苏省的首富;2003年雨润总营收突破62亿元,成为国内最大的低温肉制品企业;2005年,雨润成功登陆港交所,正式成为上市企业。

  2001年到2012年,是雨润食品发展史上的高光时期。一路政策、香港六合白小姐平码!资本绿灯的雨润沉淀了大量资金和国企改革低价收购来的土地,于是从这时开始,祝义财彻底不管食品板块,毫不犹豫地杀入房地产行业,多元化发展的背后无疑是需要大量资金作支撑的。

  2007年,随着国内猪肉供需失衡这一“黑天鹅”的飞入,饲料的价格随之暴涨,这直接导致了肉制品原料成本的上升。

  紧接着,祝义财又开始布局“333”发展战略:60多个项目,涉及30多个省会城市,祝义财甚至想在3000多个县都设置养猪基地,而每个想法背后都是一场烧钱大战。

  很小的成本就能在小县城开厂,并且投资的前几年是不用交税的。于是祝义财先是夸大投资计划,然后虚报生猪数量,再向政府申请高额补贴,作为企业多元化发展的运作资金。

  2012年,雨润更是以1100亿的的销量,成为千亿民营企业俱乐部的一员。

  最终,质变在2011年爆发。这一年雨润曝出的多起食品安全问题。第二年,祝义财以“投放更多时间于社会事业及其个人其他投资及责任”为由,辞去执行董事之位,股价也受此影响,从巅峰的33元暴跌至7元。也是从2012年之后,雨润食品营收逐步下滑,利润连年亏损;多元化产业多个业务被曝出停工,裹足不前。

  2019年1月,消失1400多天的祝义财,甫获自由。在多位雨润老臣辞职后,为了重整旗鼓,让雨润东山再起,他只能选择将自己的子女推向权利的中心。

  破产重组只是雨润走出困境的第一步,想要再现辉煌,未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  因此破产重组后,雨润开始强调回归食品主业,积极推进生鲜连锁和新零售转型升级战略。

  但从目前看来,无论是食品加工行业还是生鲜零售领域,雨润都面临着竞争白热化的市场。

  对于后者来说,雨润似乎都很难在盒马、永辉等巨头面前获得优势。同时,其涉及的冷鲜肉以及肉制品的加工业务,不论是在批发渠道还是零售渠道,都需要大量市场推广人员和充足的现金流支撑。

  复盘整个雨润的28年的红与黑,让人不禁唏嘘。市值从巅峰时期的680亿港元,下滑至现在的19.14亿港元,缩水98%;2020年上半年,净亏损4.08亿港元,虽有小幅度回暖,但仍难以摆脱亏损负债的命运。2015年至2019年年间,共计亏损近160亿港元。

  如果雨润当年没有走多元化道路,如果祝义财没有骗补和暗箱操作,或许如今的雨润会是另外一幅光景。